• <bdo id="iiikg"><center id="iiikg"></center></bdo>
  • ?
    Sci論文 - 至繁歸于至簡,Sci論文網。 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時政論文 > 正文

    唐朝最好的送別詩,都在這間酒館里

    發布時間:2018-06-27 22:17:41 文章來源:SCI論文網 我要評論














    SCI論文網(www.crossfitdunsborough.com):
     
    \

    補充更新另外一篇文章:中國最好的100首送別詩,寫盡人生百態、悲歡離合

    01

    長安城西,渭河畔。

    李白走進那家酒館,是一個冬日下午。



    酒館門口,一根高聳的旗桿,一個“酒”字呼呼作響。

    深色大門氣派非常,兩側有對聯一副,上聯:酒逢知己千杯少;下聯:詩留此處粉絲多。

    門頭一個狂草橫批:絕壁酒館。



    李白撩一下紫色長袍,推門而入:

    “老板,何謂絕壁?”



    “把令人叫絕的詩,題在本店墻壁上。”

    說著,店老板一揮手。



    順著手指方向,李白轉頭望去,大堂內有一塊巨大墻壁。墻壁上,是一塊巨幅卷軸,卷軸頭部,有’絕壁’二字。字體遒勁,隱隱有顏真卿風骨。



    李白捋捋胡子:

    “題上又如何?”



    “廟堂有慈恩塔,奈何只記功名。此處乃江湖,只記詩名。”



    “那,對詩可有要求?”



    “此地乃渭城,千古送別地,只題送別詩。”



    窗外寒風呼嘯,李白卻感覺血液在變熱。他快步走到一張桌前,從書包里掏出一張紙,遞給店老板。



    老板一字一頓念起來,那詩極其耳熟:

    李白乘舟將欲行,忽聞岸上踏歌聲。

    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。



    剛一念完,李白應聲道:

    ”打酒來“。



    他等著一壇上好美酒,可老板把臉一沉:

    “不,只能打油”。





    02



    “老板,什么意思?”

    李白臉上浮現一絲不快。



    “這不是絕詩,而是打油詩”



    這明明是古體詩,你竟然說我是打...油...詩,好吧……也算你懂點詩。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。



    說著,他再次打開書包,筆墨紙硯一字排開。行云流水間,一首五律一氣呵成,名字簡單至極,叫《送友人》:

    青山橫北郭,白水繞東城。

    此地一為別,孤蓬萬里征。

    浮云游子意,落日故人情。

    揮手自茲去,蕭蕭班馬鳴。



    一首詩有一聯金句,已算好詩。而這首,有兩聯。



    多年以后,他的小迷弟杜甫在夢中想念他,寫了《夢李白》,開頭一句就是“浮云終日行,游子久不至”。

    如今,“浮云游子”已經成為一種特定的意象。

    班馬是離群之馬,結尾的意思是:

    輕輕的,我走了。我揮一揮衣袖,嘚~駕!



    全詩情深而不哀傷,厲害。

    看到老板豎起大拇指,幾個食客也圍了上來。大家紛紛點贊,好詩呀!絕壁好詩!



    話音未落,只聽到門口傳來一個聲音:



    “且慢”。





    03



    來人四十歲上下,他快速撥開人群,一屁股坐在李白對面。



    眾人這才看清,此人胡茬唏噓,面如刀削,眼神凌厲。外面天寒地凍,他臉上竟布滿了8克拉的汗珠。



    他也從包里拿出一張紙,攤在桌上。眾人湊近,不禁大吃一驚,那是清新的二十八個字:

    沅水通波接武岡,送君不覺有離傷。

    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。

    詩尾署名:王昌齡。



    眾所周知,李白的樂府歌行、古體、絕句都神乎其神。但要說七絕,王昌齡更絕,江湖人稱“七絕圣手”。



    這首《送柴侍御》在王昌齡的作品中不算最好,但足以光芒奪人。



    詩的意思是:

    柴侍御兄弟呀,我在貴州你在武岡,雖然很遠,但寶寶心里不苦。

    因為沅江是通的,青山是連著的,天上那同一個月亮,何曾把咱倆分成兩地?



    啥叫盛唐風度?這就是。



    如果你還不理解,可以想想張九齡的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”。

    再不理解,就只能用英文解釋了:

    One world,One dream。



    如此灑脫,豪邁,太符合絕壁榜的要求了。圍觀群眾越來越多,又是一陣贊嘆,好詩啊好詩!



    店老板趕緊抱來一壇好酒:

    “好詩配好酒,請慢用。”



    王昌齡剛舉起酒杯,還沒到嘴邊。又一人大聲喊道:



    “喝酒,要逢知己。”





    04



    來人叫高適。

    他穿著一件破大衣,全身暗淡,只有眼睛是發光的。坐在桌前,也從包里掏出一個紙。



    他挽起袖子,眾人頓時倒吸一口冷氣,只見他黑瘦的胳膊上,赫然紋著一只小豬佩奇。



    他帶來的詩,叫《別董大》:

    千里黃云白日曛,北風吹雁雪紛紛。

    莫愁前路無知己,天下誰人不識君。



    門外北風依舊,白幡凝結在旗桿,刺骨的寒冷。

    恍惚間,如同易水畔看見荊軻遠去。



    “高先生實在是高。請問董大是誰?”

    店老板雙手拱起。



    高適擼一下袖管:

    “寫給誰不重要,誰寫的才重要。”



    眾人又一頓贊嘆:“雄快”、“妙在粗豪”。

    只有少數幾個人看見,在那張紙被遮擋的部分,分明有“今日相逢無酒錢”七個字。

    但這絲毫不影響“千里黃云”的氣勢。



    酒館越來越熱鬧。



    一個叫岑參的年輕人進來了,他帶來了一篇日記:時間、地點、人物、事件都有,叫《虢州后亭送李判官使赴晉絳》:

    西原驛路掛城頭,客散江亭雨未收。

    君去試看汾水上,白云猶似漢時秋?



    后兩句是說:朋友啊,到了汾水上幫我看看,那里的山河,是不是還像漢朝時一樣壯麗?



    什么感覺?

    在氣勢上,他化用了漢武帝的“秋風起兮白云飛,草木黃落兮雁南歸”。

    “白云猶似漢時秋”一句,時間隨意騰挪,跟王昌齡的“秦時明月漢時關”也有一拼。



    一個叫嚴維的非著名詩人進來了,他帶來的是《丹陽送韋參軍》:

    丹陽郭里送行舟,一別心知兩地秋。

    日晚江南望江北,寒鴉飛盡水悠悠。





    王昌齡再次出手,他這次扔出來的,是一個炸彈,名字叫《芙蓉樓送辛漸》:

    寒雨連江夜入吳,平明送客楚山孤。

    洛陽親友如相問,一片冰心在玉壺。



    冰心、玉壺是什么?

    玉做的壺,里面是冰。比喻女人,則冰清玉潔;形容男人,則內清外潤。做人做官,兩袖清風,是君子風骨,絕了。



    “這首最好!這首最好!”

    眾人大叫起來,紛紛鼓掌,店老板連生意都不做了,一個勁地倒酒。



    “是最好嗎?

    李白一口悶掉杯里的酒,從椅子上站起來:

    “我不服”。





    05



    眾所周知,李白寫詩,風雨驚,鬼神泣。世間所有詩的真諦他都了然于胸,卻從不按常理出牌。



    你有炸彈是吧,那管得住我的王炸嗎?

    李白大筆又一揮,把壓箱底的送別詩拿了出來:

    故人西辭黃鶴樓,煙花三月下揚州。

    孤帆遠影碧空盡,唯見長江天際流。



    這首《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》,后世不管誰讀了,都會獻出膝蓋。

    有人說它“千古麗句”,有人說它“神理在內”,還有人不知道該怎么形容,只能感嘆“妙,妙”。



    據當時在場的人后來回憶,這首詩出來后,他們突然感覺外面的寒風停止了,恍惚間,如同站在煙花三月的揚州城門。



    什么是好詩?

    一個標準就是,彪悍的詩不需要解釋。



    它通俗易懂,初讀簡單,越讀越有味。就好比要評價一首歌好不好,就看你會不會單曲循環它。

    李白這首做到了。



    甚至我曾一度懷疑,盛唐幾位大神,后世的評價都實至名歸,只有孟浩然詩名大于詩才。他以大哥的身份,被小弟們高高舉起。宋江的威名,也是這么來的。



    此詩一出,酒館頓時陷入狂歡。大家眾口一詞,絕壁榜第一行,就選這首。



    可是先別慌。



    這是在渭城,長安的地界。

    在大唐的文化中心,還盤踞著另一位大神呢。





    06



    人聲鼎沸中,只有店老板格外平靜。



    他撥開人群,從桌子下面拿出一本書墊桌腿的書,抽出一張紙,鋪展開來。



    眾人圍了上去。

    起初,不覺得有多厲害。有人開始讀二遍、第三遍,隨后,突然有人大叫:這才是第一!



    那紙上寫的,也是二十八個字:

    渭城朝雨浥輕塵,客舍青青柳色新。

    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。



    人群中,有人酒杯落地。

    初讀淡如水,再讀香如茶,最后一回味,卻厚重如酒。



    這首《送元二使安西》有多厲害呢?



    半個多世紀后,到了中唐。

    白居易扎心了:

    相逢且莫推辭醉,聽唱陽關第四聲。



    劉禹錫被貶十幾年重新回到長安,只有一個叫何戡(kān)的朋友給他接風,他哭了:

    舊人唯有何戡在,更與殷勤唱渭城。



    又過了十幾年,李商隱給一個姑娘送別,也傷感了:

    “紅綻櫻桃含白雪,斷腸聲里唱陽關”



    ‘渭城曲’、’陽關三疊’,就是這首《送元二使安西》。



    這就是詩佛的絕技,他的詩就像一杯白開水,但你喝著喝著,卻醉了。



    人群中,又是一片贊嘆,厲害了,維哥。



    但王維卻一臉平靜,他又揮揮手,指向遠處的一間房:

    諸位,請隨我來。



    大家跟著王維,來到一個里間。

    一推門,都愣住了。這里分明是一個陳列室,比外面的大堂還寬敞。每面墻上都有更大的卷軸。

    卷軸上,是各種書法記錄的送別詩。



    這里有駱賓王的“昔時人已沒,今日水猶寒”。

    有陳子昂的“悠悠洛陽道,此會在何年。”



    竟然還有《詩經》里的古句:

    之子于歸,遠送于野。

    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



    在最顯著的位置,是王勃的兩首。

    一首是《江亭夜月送別》

    亂煙籠碧砌,飛月向南端。

    寂寞離亭掩,江山此夜寒。



    一首叫《送杜少府之任蜀州》

    城闕輔三秦,風煙望五津。

    與君離別意,同是宦游人。

    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。

    無為在歧路,兒女共沾巾。



    看著眾人疑惑的目光,王維來了個佛祖般的微笑:

    各位大神,文無第一。在你送別的那位朋友眼里,你的詩就是天下最美的詩。只要真情在,這絕壁榜,人人都可以上。





    07



    如今,在燦若星河的唐詩天空,送別詩已是最重要的一個類別。



    時代在進步,綠蟻酒會消失,五花馬會絕跡,皇帝的詔書沒有了,不用騎馬去洛陽,也不用劃船去揚州。

    但人的情感,永遠不變。



    那么,唐詩對中國人有多重要呢?

    再講個故事吧。



    唐詩那么厲害,在唐朝卻沒有一本全面的詩集,(估計晚唐的文人凈忙著逃難了)。所以詩人們都只能在晚年把自己的詩整理一下,出一本書,比如《李太白集》、《王右丞集》、《杜工部集》。



    到了宋朝,一個叫謝枋得的文人很喜歡唐詩,就編了一本,叫《重訂千家詩》,可這廝只喜歡七言律詩,搞得整本書只有七律。



    到了明代,一個叫胡震亨的大咖看不下去了,你編的那也叫詩集?讓我來。



    于是,胡震亨幾乎花了畢生精力,編了一書叫《唐音統簽》,是當時最全的唐詩集。

    有多全呢?全書共1032卷??辞辶?,不是頁,不是首,是卷。

    你要整這么一套書,等你看完,國足就踢進世界杯了。



    可是到了清朝,又一位大牛站了出來,1032卷,還不夠多,我要整一本更全的!

    這個人就是康熙。



    眾所周知,如果領導要搞大事,通常是因為不用他自己干。



    康熙御筆一揮,交給當時的十位文壇大咖,其中的主編之一,叫曹寅。



    這套書有多厚呢?嘿嘿,9814頁,“得詩四萬八千九百余首,凡二千二百余人”。

    2200多個詩人,也就是說,就算你在唐朝是一個十八線詩人,都可能被入選。



    這下夠全了吧,書名就叫《全唐詩》。



    順便提一句,曹寅有個孫子,叫曹雪芹?,F在,你知道為啥《紅樓夢》里到處都是詩了吧。



    然而,足夠全的,就是好詩集嗎?

    在當時,要買一本《全唐詩》,估計得花你一年工資,家里還沒地兒放,普通百姓是讀不起的。


    有需求,就有創新。


    在曹寅去世的前一年,一個名叫孫洙、號蘅塘退士的男孩在無錫誕生了。

    多年后的某個夜里,他發現搬書比搬磚還累,忍不住發牢騷:

    難道就沒有一本精選版的唐詩集嗎?



    于是他精挑細選,終于在乾隆年間完成了一本小書。這本書選取了唐朝77位詩人的313首詩,取名《唐詩三百首》。

    這是流傳至今、公認最好的唐詩通俗讀本。
     
    關注SCI論文創作發表,尋求SCI論文修改潤色、SCI論文代發表等服務支撐,請鎖定SCI論文網!

    文章出自SCI論文網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crossfitdunsborough.com/shizhenglunwen/105.html

    相關內容

    發表評論

    Sci論文網 - Sci論文發表 - Sci論文修改潤色 - Sci論文期刊 - Sci論文代發
    Copyright ? Sci論文網 版權所有 | SCI論文網手機版 | 豫ICP備2022008342號-1 | 網站地圖xml | 百度地圖xml
    午夜精品A片一区二区三区资源看
  • <bdo id="iiikg"><center id="iiikg"></center></bdo>